Mock Trial

Stella Zhang, Sophomore at La Jolla Country Day School 从小对法律感兴趣的我,得知我们学校有mock trial(模拟法庭)的时候,就决定要去试一试。当我第一天去到mock trial的教室,就发现事情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美好。当时的我才来美国没多久,也才刚刚开始适应美国高中的生活,作为mock trial里唯一的中国人,第一天让我感觉孤单与无助。老师用大半节课为我们介绍了mock trial比赛是怎样的,以及每个角色在队伍里的作用,而我,几乎什么都没听懂。甚至在最后练习介绍的时候,我也是唯一一个说不顺的人,要知道,介绍是mock trial最简单的部分。 于是当我对这项活动几乎一无所知的时候,我迎来了面试。面试的结果也可想而知,不太好,所以我就这样进了JV (Junior Varsity) 的队伍。进了队里当然就要开始准备案子了,八十多页的案例书可不是说笑。当老师问我想做哪个证人的时候,我也是随便选了个觉得很酷的角色,法医。要是我当时知道法医是个专家证人,而且所有专家证人都要熟知其他证词,是整个队伍最重要的证人的话,我觉得我就不会选它了。所以我的mock trial的一年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开始了。 我的第一次练习赛是和Varsity参加的,当时老师问我能不能替原定的人参加,我就一口答应了,毕竟这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当时的我连自己的证词都不熟悉。Varsity的律师找到我把她要问的问题交给我的时候,我读都读不顺,各种专业词汇,见都没见过。 因为时间紧迫,我每天晚上都会看案子和我要做的证词,再后来,就开始背自己要在场上说的话。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记不下来,我就把它一字不差的背下来,不能拉队伍后腿。那次练习赛也就在我临时恶补之后勉强过去了。 之后便是漫长的为圣地亚哥县比赛的准备,和自己的律师一遍又一遍的过问题 — direct examination(己方律师对证人做的询问),也去找对方律师练习反诘问(cross examination)。我们甚至会咬着软木塞练习,因为它会让你发音更准确,这样你说的就会更清晰。比赛是分四天进行,最后一天有颁奖仪式。基本都是放学之后去到downtown的法院去比赛。那一周我过得昏昏沉沉,一面要准备比赛,另一面要做学校的功课。 到了圣地亚哥县的比赛我才明白了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太多的好队伍,再加上第一场就遇上了去年的冠军,可以说是很不顺利。虽然比赛对我们很不友好,但是大家心态都很好,作为JV队,可以参加这种大比赛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所以大家都是去享受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在这种心态下,我们完成了四天的比赛,颁奖仪式的那天,说不紧张是假的,努力了这么久,所有人都希望有个好名次,所以当我们听到自己是top 10的队伍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欢呼,也许是在想这么多月的努力有了回报了吧,但那个时候真的是我最开心,也是我真正爱上这项活动的时候。 对我来说,参加这项活动也许只是自己的兴趣,当然,也正是因为兴趣才使我在各种困境中坚持下来,我不能说mock trial很好玩,但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mock trial可以让你成长。团队很重要,记得有一次我因为有事情没有去社团,给老师发了邮件请假,本以为没什么事的我,晚上收到老师的回信,告诉我要通知自己的律师还有队伍,因为我的不出席很有可能打乱了大家的计划,所以从那之后我就明白了团队与自己的关系是怎样的紧密。阴差阳错的当了一年的法医让我爱上了当专家证人的感觉,大概是被虐了无数次之后的释然吧。mock trial建立的初衷是培养大家的公开演讲技巧,所以必然在这方面我有所提高,从开始的上台就开始紧张的发抖,到后来渐渐进入角色,轻松的做完自己的证词,甚至可以反驳对方律师,这中间我所经历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努力,更重要的是整个团队的努力。记得当初那个连话都说不顺的小姑娘,如今大概也能独当一面了吧。有时候,我也会想明年我还要参加吗,朋友也会问我,明年你还要去吗,经历了这一整年,我的答案:当然要继续。我经常抱怨mock trial累,mock trial苦,老师还很严,但每次比完赛,或者出去参加完活动,我就又会觉得参加mock trial真好,认识他们真好。所以,明年见了,我的队伍。 Translation: Stella has always been interested in law.  When she heard about the Mock Trial at school, she decided to give it a try.  However, Mock Trial was different from what Stella was expecting.  That was also when Stella first started studying in the U.S., being the only Chinese student in Mock Trial, she felt lonely and helpless.  Her teacher spent most of the first class explaining the Mock Trial Competition and what are […]

电子烟 – 家长需要知道最新的青少年潮流

电子烟与其相关产品目前在美国市场蓬勃发展,一些对烟药品充满好奇心的青少年都选择尝试“看起来稍微健康”的电子烟来使用像是“Flakka”(夫拉卡 – 一种兴奋剂)和大麻的合成物质。吸入液状尼古丁是一回事,电子烟油内可能还含有危险物质。这样的潮流不仅引起执法单位和卫生单位的担心,青少年的家长也需要特别注意。 关于滥用电子烟 – 4个家长需要知道的注意事项 通过电子烟仪器吸入毒品会提高使用者的欣快感并可能放大药物的副作用; 合成药物中的化学物质很容易因过量而导致致命 – 急诊室近年来接到越来越多的毒品过量病人; 比起其他毒品,电子烟比较不容易被察觉 – 电子烟可以很容易地被安装在笔或USB上,很容易就能被隐藏起来。除此之外,电子烟没有什么味道,让他人更没有办法察觉及分辨使用了什么毒品; 青少年很容易就能取得电子烟与其相关产品 – 尽管法律规定18岁以下未成年人禁止购买电子烟及相关产品,但网购的便利性让青少年很容易就能取得电子烟和毒品。 使用电子烟的迹象 注意生理症状以及其他使用电子烟所引起的副作用。症状包括口干综合征、流鼻血以及异乎寻常、不稳定、甚至暴力的行为。 熟悉电子烟的外观和运作方式 能够帮助家长更容易察觉。电子香烟一般会有:容纳电子油的容器;加热器;和电源。一般电子烟是通过吹气来启动喷雾器,让使用者能够吸入喷雾器产生的烟雾。 当发现孩子使用电子烟,家长可以如何处理 在开始沟通之前: 先了解电子烟的相关信息 要有耐心并准备好倾听。尽量减少批评,并以沟通的方式慢慢地去开导孩子。 以身作则。如果您也吸烟的话,现在戒掉还不算太晚。 如何开启这个话题 对的时机很重要,孩子比较容易听得进自然讨论中的建议。比起“我们需要好好聊聊”,家长可以换一种方式来开启话题。比方说,当看到有其他人使用电子烟时,在影片中看到有人使用电子烟,经过电子烟商店或看到电子烟广告时,询问孩子对电子烟的看法等。 对于孩子的提问,家长该如何回答?孩子可能会反过来问家长一些问题,家长可以参考以下答案 为什么你不让我使用电子烟? 科学研究表示电子烟油含有可能让人上瘾的物质,且使用电子烟对身体有害 你的大脑还在成长还不成熟,这个时候如果对尼古丁上瘾会较难戒掉。吸入尼古丁将对你的记忆和专注力产生影响。 电子烟油内的化学物质对人体有害。当使用电子烟时,人们同时吸入对肺有害的微粒子。 使用电子烟呼出的二手烟内含有有害的化学成分。 尼古丁哪里不好? 人类的大脑一直在成长直到25岁。研究显示尼古丁容易让人上瘾且对大脑的发育有害。 尤其是对青少年,尼古丁将影响人的专注能力,学习能力,且容易使人冲动。 因为尼古丁的影响,人更容易对其他毒品上瘾。 “说这些并不是想吓你(指孩子),让你知道这些知识都是因为你的健康和安全对我(指家长)来说很重要。” 电子烟不是比香烟更无害吗? 因为你的大脑还在发育中,抽任何烟草(包括电子烟)对你来说都有害。 曾有新闻报道电子烟的电池爆炸(电子烟需要电池作为电源)。 我以为电子烟里只有水和香精(味道)。 我也是那么以为的。但许多电子烟油里都含有尼古丁,甚至有其他有害的化学成分。 我们可以一起上卫生局的网站看看(e-cigaretts.surgeongeneral.gov) 你也吸烟,为什么我就不行? 如果能够重新来过,我会选择不吸烟。我现在才知道吸烟的人更容易生病甚至危害到生命。所以我戒掉了。 戒烟是很难的,而我不希望你也经历那样的过程。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开始就选择不吸烟。

ADVICE ABOUT STUDYING ABROAD

ADVICE ABOUT STUDYING ABROAD

by Zijian Wang Student from Pacific Ridge School, Class of 2020 Studying abroad is much more complicated than people think. There is a myth that students who decide to study abroad must be the students who cannot bear the competitiveness in China. In fact, however, a student’s life abroad is more intense than in China. Although we don’t need to worry about food and shelter since our parents have already made arrangements to take care of our basic life demands, we still have many challenges. First of all, the differences in language is always the primary problem. A lot of Chinese students who had fantastic English skills at their schools in China, still […]

了解美国高中体制与解读成绩单

由于中美教育体制不同,很多家长和学生对美国的高中体制还有些陌生。今天让我们来和大家介绍一下美国高中体制与如何解读成绩单。 毕业要求 尽管每个学校提供的课程不尽相同,但一般核心课程都有:英语、数学、历史、科学类、美术以及选修课。如上提到美国高中采用学分制,学生需要修满一定的课程/学分才可以获得美国高中的毕业证书。一般学校会要求学生在高中4年里完成以下课程: 课程 高中要求 UC/CSU大学申请要求 英语 4年 4年 数学 3年 3年 (需达到代数二或代数二以上等级的数学班) 历史 3-4年 2年 (世界历史地理、美国历史/美国政治) 科学类 2-3年 2年 (生物、化学或物理 – 需包括实验) 外语 2-3年 2年 (同一种外语) 视觉或表演艺术类 1 年 1年 选修类 1-3年 1年 其他 除了以上学术类的要求之外,有的学校还要求学生在毕业前需要例如每年参加一个体育项目,参加100小时的志愿者/义工活动,完成毕业项目(Senior Portfolio & Presentation,Senior Signature),或得到急救/CPR证书等。 (因每个学校的毕业要求不同,请联系IEM了解更多您孩子就读的高中毕业要求) 以上提到美国高中所提供课程的几个大分类,每个课程还分成不同的难度和级别,学校会根据学生的水平来给学生选课。 ESL/Sheltered课程 在美国,许多高中为国际学生提供ESL/Sheltered课程。ESL为English as Second Language的缩写,意思是“英语为非母语”。而Sheltered课程为专门为国际学生设计的简化版的课程。上ESL课程并不代表学生英语不好,ESL课程很多涵盖了SAT和TOEFL的语法写作,可以帮助学生进行英语能力的强化,能够帮助学生为将来大学申请做准备。 课程难度分类 大多数美国高中的课程按难易程度分为普通班(Regular Class)、荣誉班(Honors)和AP大学先修班(Advanced Placement)。大部分学校对学生选择学哪种难度的课有一套很严格的规定,学生需要成绩优秀,甚至需要老师推荐才能够选修难度高的课程,并不是学生喜欢上哪种程度的课就可以自己选上的。 荣誉课程 美国高中大多都有荣誉课程。荣誉课程相当于国内的尖子班,课程难度会高于普通班。 AP课程 AP课程是由美国大学委员会(CEEB)在高中设立的一个教育项目。旨在为成绩优秀的高中生提供机会,允许他们在高中时期提前选修大学水平的课程,课程难度相当于美国大一的基础课程。上AP课程的优势相信大家最熟悉的就是能够提高GPA以及可换大学学分。选修AP课程的学生需在每个学年的5月份进行AP考试,考试成绩从1分到5分,大多数大学都视4分以上为好成绩,并给予大学学分(有些学校不予替换)。 课程累进(Curricular Progressions) 许多9或10年级入学的学生在选课方面没有太多的自由,原因是学校希望学生先满足毕业要求。在学生大致满足毕业要求之后,约11或12年级的时候,学生选课的选择会多一些,也自由一些。 以上提到课程有难度分类,学校一般根据学生的水平来给学生选课。在那之后,学生将需要像打游戏闯关一样进阶到更难的课程。举个例子,一个9年级的学生在入学时可能需要通过学校的数学水平考试来分班。这名学生在考试之后可能被分到Honors Algebra 2 (代数2荣誉班)。学生在通过这门课之后,10年级他就可以上Precalculus Honors (预微积分荣誉班),11年级可以接着上AP Calculus (微积分大学先修班),以此类推。 不光是数学课需要以累进的方式进行,像艺术类、外语类的课也需要从基本的开始学起。 有的学生觉得课太简单了想要“跳关”也不是没有可能,建议学生先和课程老师沟通,老师可以根据学生平时的表现推荐学生上难度更高的课或建议留在同一个班里。老师们绝对是为了学生的利益着想的。 如何解读成绩单 美国高中一个学年通常从8或9月份开始到第二年的5或6月份结束。一个学年又分成两个学期(Semester)、三个学期(Trimester)或四个季度(Quarter)。每个时间段结束的时候会有一个时间段里的综合成绩,到一个学年结束的时候,再综合几个时间段的成绩给出一个学年的成绩。 每门课的学习成绩评定方法会根据课程的特点和老师的要求稍有不同。一般来说,一个学生的成绩有下列几个方面组成: 平时作业(Homework):每一次作业都有一个分数,这个分数可以理解为权重,比较重要的作业可能一次满分就100分,有的作业是10分,有的18分,等等。学生在每次作业里得到的分数相加,除以所有作业的最高可能得分,乘以100,就是作业的平均成绩。比如一学期的作业累计总分是500分,学生累计得了450分,那他在这个学期的作业平均成绩就是90。学生们需要认真对待每一次作业,特别是满分比较高的那些“大”作业,绝对不可掉以轻心,因为平时的作业成绩一定会影响到最终的总成绩。每个老师对迟交作业的做法不太一样,有的老师不接受迟交作业,直接给零分。有的老师要求作业即使迟了也必须补交给老师批改,但是成绩给打对折或给零分。即使学生生病或有合理理由缺课(比如外出参加比赛),也要尽量补上作业,老师在作业要求这一点上是没有太多商量余地的,除非老师根据实际情况给豁免某些作业,那么那次作业的成绩不计入最后的作业成绩。 课堂小测验(Quiz): 老师们往往会在课上给学生们做一些小测验,有时是不提前通知的临时性小测验(pop quiz),特别在老师们看到大家不集中注意力或觉得学生没有每天花足够时间学习的时候。这些小测验的分数也和作业一样,需要累积起来,最后得到小测验的平均成绩。 课堂考试(Test): 这些一般都是会提前通知学生准备,比如一章学习结束后,老师会给一个章节考试。 期中和期末考试(Midterm and Final): 期中考试要考从开学到期中所有学的内容,期末考试一般是考一个学期所学的内容,通常在期末考试之前,老师会带领学生们复习一遍,有的老师甚至给出重点。学生们要认真准备期中和期末考试。和国内不一样的是,期中考试和期末考试在总成绩里占的比重没有那么大。 特别项目(Project): 这些特别项目一般来说也和作业差不多,但是有时候会是集体作业,即需要几个人一起完成的作业,每个人都在项目中有所贡献,齐心协力,一个小组的同学都会拿到同样的分数;有时候是外出参观回来写的心得笔记;有时候是一个实验报告;有时候是一个研究论文,等等。这些project一般都提前布置,学生们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和完成,对学生们合理安排和管理时间的能力是一大考验,不能因为觉得期限还没到就不着急,等临交的时候往往会发现内容太多而做不完。 参与(Participation): 美国老师非常看重学生们在课堂上的表现,学生们认真听课,积极参与,主动问问题,参与讨论,贡献自己的想法,和老师互动,都是老师们希望学生们做到的。如果上课睡觉(这还涉及了纪律问题和态度问题)、从不发言、对老师的问题不做回应,都会被认为是参与程度不够,拿不到这关键的课堂参与分数。 学生在上面几个方面的平均分数,乘以权重(即括号里的百分数),再相加,就得到一学期的综合成绩。美国成绩是按照GPA(Grade Point Average平均分)算的,满分GPA为4分。 下面的换算表仅供参考: 字母成绩 分数成绩 GPA A 93-100 4.0 A- 90-92 3.67 B+ 87-89 3.33 B 83-86 3.0 B- 80-82 2.67 C+ 77-79 2.33 C 73-76 2.0 C- 70-72 […]

MY FIRST YEAR AT SAN DIEGO JEWISH ACADEMY

[av_textblock size=” font_color=” color=”] by Wenduo Yin. Student from San Diego Jewish Academy, Class of 2021 Wenduo Yin שלום, אני . That is “Hello, I am Wenduo Yin” in Hebrew. I am an international student from Beijing, China. I am a freshman at the San Diego Jewish Academy (SDJA). Before deciding to study abroad, I visited several schools in the United States at the end of last year. Students and teachers at SDJA were very friendly and enthusiastic. My family and I had a wonderful impression of SDJA, so I decided to apply to this school. This is the fifth month that I have studi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 […]

美国夏校的人生思想感悟

Joy

by Joy Lin Student from La Jolla Country Day School, Class of 2019 序 半年前开始准备申请波士顿大学夏校的时候,遇到过最难的问题就是,你为什么去上夏校? 这个问题和“你以后想学什么”的回答难度不分上下。为了荣誉学分,为了适应大学,为了不放纵假期。自己思考了很久,也和旁人争执了多次,最后我决定省事地把两个难题合二为一打包解决。于是对所有人宣称,我上夏校的目的是寻找自己真正想学的东西。 逐渐地我发现,来这里找目标、找兴趣,最想找的好像还是自由。而自律,是我能让步给自己最大的自由。 1.关于课程 我选了心理和哲学,感觉自己一整个暑假都在修仙。 不过学喜欢的内容,会发现连教科书都比小说好看。大学的教授有时候会布置观看电影或者阅读微小说的任务,但例行的作业都是课前阅读几章教科书的内容,尤其是阅读需求量很大的心理学。 从小最讨厌预习的我第一次尝到了提前阅读的甜头。作为一个强迫症的笔记开始学会变得简短清晰,上课的时候明显感觉思路很流畅,就算开个小差也能很快跟上讲课的进度。当然还是会要认真听课的,为了捕捉书上读不到的内容。这种感觉就好像追韩剧被剧透,但还是不舍得快进,得目不转睛咬着手绢一点点看完才能作罢。 有着任务的紧迫感,逼着自己每天不停阅读英语,渐渐发现不止是学科内容,还有高中暑假要求的原著都突然变得很轻松。也能快速浏览,也能细细思读;能讲出故事梗概,也能捕捉有趣的细节。我一向都只热爱中国的文字,现在竟也能品出英语文法的美感。 光是阅读吸收肯定远远不够,也要试着学会自己思考,要会提问,和课程有关的抖机灵也好,枯燥费解的题目也罢,自己的观点和好奇才是最有价值的部分,教授也会愉快地说笑解答。因为就好像毒舌王尔德说过,没有什么值得学的东西是教得会的。 不同的教授有不同的打分习惯,相似的是考试成绩都会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心理除了教授的要点幻灯片外,有必选的每周讨论课,也就是助教带着一起概括地复习解疑;哲学教授在考前会上传大纲及额外的习题,随时回复邮件问题。但如果缺少了自行一遍遍地整理笔记,这些就都变成了鸡肋。 预习、听课、作业、复习,全部都是要靠自己的安排。 2.关于健身与吃 夏校的课和大学的时长差不多,一节课连续坐着至少要两三个小时,所以其他自由的时间我常常都会站起来踱步伸展。除此之外,还要每天自觉定量运动。 每天早上起来出去跑二十分钟,回来做完拉伸运动正好赶上吃早饭的最后时限。消化调整一个小时后,开始在房间地板做有氧运动,卷腹平板撑俯卧撑还有一些练肌肉的动作,一个都不能落下。再次拉伸完,复习一下拉丁舞和街舞动作,湿答答地去浴室后才能坐下学习。 跑步途中偶尔会见到芭蕾舞学院的人,感叹如果我有那种又细又直的大长腿,怎么还会在这练体?可是他们付出的努力我做得到吗?他们生理心理的痛苦我忍得了吗?做不到,忍不了,那我就跑自己的吧。 看到比较臃肿的人也会莫名对未来充满恐惧,我以后绝对绝对不能成为这样,这对我来说太可怕了。所以一定要跑下去。会想起国内的体育课,对自己的进步沾沾自喜;会想起美高每年三个季度选了五个运动的同学,比起他们我又算什么厉害。 然后不知不觉,一天的运动分量就过去了。六周的夏校加上之前三周在波士顿上SAT课的时间,一天都没有落下。因为是清闲的暑假,有时还会和同学约去健身房再泡上一两个小时。 在大学自助餐式的食堂,没有住家或父母的约束,健康与不健康只有一个柜台的距离。杜绝了学校聚餐可能会经常吃的汉堡和披萨,多拿先吃蔬果和白肉,少油少糖少碳水。久而久之会发现,那些高热量食品的诱惑其实并不能战胜对自己的克制力。 人的欲望是无限的,尤其是对食物与身材的执念,是一辈子的事。所以有人会陷入神经性贪食症和厌食症的往复,所以才会需要对自己的控制与妥协。自我管束下的健康身材了不起吗?真是太了不起了。 3.关于住宿 波士顿大学提供给高中项目的学生宿舍都是二人间,每个人配有书桌、书架、单人床、衣柜和梳妆台。和室友的共同空间不算小,却肯定需要形成让对方都舒适的相处模式才能活过这六周。 我和室友其实并不在同一个项目。不同于我根据选课决定时间段的Honor,她是RISE,一整天都要泡在实验室里做研究。加上不同的生活习惯,每天相处的时间并没有太多,但相错的日程其实更需要我们俩之间的沟通。需要拉窗帘的时候总是询问对方的意见,锁门之前会先确认对方带了钥匙,离开或回来都互相打招呼,暂时摆放物品在地上尽量不占用太多空间,如果有朋友要来也会先和对方商量。 白天的忙碌过后,夜晚的睡眠也很重要。每天晚上楼层都有十一点或十二点的宵禁会议,有人选择提早定好闹钟躺下,开完会继续倒头便睡,也有人熬夜甚至直到会议之后再两三个小时。 你见过早晨四点的太阳吗?我没有见过,也不想见。大部分时候我是嗜睡的第一种人,为了早上能够起得来跑步。 我的室友见过,那个时候她一般刚要睡下。我是某天没有睡熟,发觉她关灯的时候好奇看了下时间偶然发现的。如果她这么久一直开着的不是床上方最大的那个长条灯,并且吃零食的时候塑料袋声音能再小一点,我大概永远都不会发现。 晚睡的结果就是,早上起床会变得无比的艰难。哪怕设了6:40的闹钟,室友也会一动不动地躺尸直到我7:20的起床时间。 委婉地和她谈过一次,提出既然都一样时间才起床,不如我可以叫她起来的建议,不过大概是太委婉了她没有理解,或者她自己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吧,只是一个劲儿说谢谢。第二天闹钟又准时响起,她较早地按掉继续睡,然而之后的几天又恢复原样,有时候甚至比我更迟起。算了,反正两个人闹钟时间相差不算久,自己也起不来询问她能否按掉,还会徒增尴尬。不过当自己的闹钟响起的时候,因为能理解被吵醒的烦躁,所以会尝试尽量快速地按掉。 能让步的就妥协,能帮忙的就伸手,不委屈自己的情况下尊重别人的习惯,不影响他人的前提下也要生活得舒适。住宿是配合,却也要自己规划很多。 4.关于社交 第一个认识的人肯定还是室友。不久便发现生活上虽然有摩擦,但其实很默契。每天没有那么多活动,话少人闷,极度追求整洁,会关心照顾对方,但也仅限于普通朋友的程度。出去玩和吃不会一起约,平时在房间也是各做各的互不打扰,更不会谈心到大半夜。 这也没什么,人的交往不是看默契的。 也肯定是会和亚洲人先熟络起来的,再慢慢地往说不同语言的同学发展,还有不同项目甚至是年龄相差较大的人。不要灰心交不到朋友,有的人不喜欢不合适就不要去碰,但也要友好对待。 对谁还是都一样,不影响自己生活的情况下,能够帮助别人的地方就多帮一点,无论有没有得到回报的机会。逐渐地,有了可以一起约饭散步逛街的人,也可以独身自由地去食堂或晨跑购物;有了可以互相问作业的同学,也有了郁闷的时候可以去对方房间待着的朋友。 舞会的时候不像在高中第一次那么放不开,当作运动和发泄,踩着高跟鞋和同学疯狂地蹦跳了两个多小时;达人秀也积极地参与,用着同学帮忙剪辑的音乐表演了拉丁舞和街舞,想着反正只有六周的相处时间,不用怕丢脸。 做什么都堂堂正正,洒洒脱脱,把自己打理好了,值得吸引的人就会自然过来了。 写了这么多,算是对自己六周以来的总结和半年疑惑的交代了。因为在波士顿大学夏校体验了完全不一样的生活,或是之前一年所积蓄的爆发,我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转变。虽然根据Skinner的作用反射理论,熟悉的环境会触发原来的行为,可能回到学校的我又变成了安静敏感犹疑的人,但这段独立自由的经历肯定会在未来某一个地方,等着我再次唤醒并真正掌控它。【中二病也要读夏校】

低龄留学生必经:美国文化冲击四阶段

刚来到美国的前几周,留学生们或许面对眼前一个崭新的环境感到兴奋。但随着时间过去了,新的东西也看习惯变成旧的,留学生们这个时候开始想家了。留学生们有这样的心理变化是非常正常的,这是个“文化冲击”。去适应并接纳一个新的文化并不是一天或几天就可以做到的,这是一个一直在进行,有高低起伏的过程,它可以被分成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蜜月期 当留学生们刚刚到达新的国家,面对新的环境害怕中或许带着一点兴奋。学生们这个时候在学校和在寄宿家庭里的表现都很好,也会积极参与学校和家庭的活动。当遇到不确定的事或者有不懂得地方,学生们通常不会说“不明白”,而是以“微笑”和“点头”来解决。 第二阶段:沮丧(或敌意)期 当学生和寄宿家庭产生分歧时,学生们这个时候会感到沮丧。所有刚来的时候觉得“不算什么”的小事,现在看来都令学生感到烦恼。当学生无法用英语完整表达自己的想法的时候,学生们会感到沮丧,甚至对说英语感到抵触。学生的作息也会跟着改变:睡眠时间增加或减少,开始觉得美国的食物不好吃,成绩也可能变差。 在这个阶段里,学生可能会开始怪寄宿家庭、学校、或者任何人。学生开始感到生气、害怕、或者难过。学生渐渐对结交新的朋友失去兴趣和耐心,甚至不想去上学,只想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去接触这个新环境。 这是阶段虽然艰苦,但是它会随着时间过去的。学生在这个阶段不稳定的情绪都是正常的,只要保持一个正面积极的态度,这“沮丧期”将会过去并迎来下一个“调整期”。 第三阶段:调整期 经过一段沮丧和不适之后,学生的心情慢慢地开始放松。有些当时令人愤怒的事现在看来有些好笑,当时觉得犯下天大的错误现在看来其实也没什么,学生们还学会了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慢慢地学生又开始能够面对这个新环境,能够以轻松地心态去上学。通常学生到了这个阶段都能够更好地认识当地文化,逐渐形成日常性的生活方式。学生开始用更为积极的态度看待新文化的各个方面。 第四阶段:接受期 在这个阶段,学生开始更加全面地参与各种新的活动,在当地的文化氛围中感到轻松愉快。开始体会“自己既来之,则安之,入乡随俗,随遇而安”。学生进入所谓的“双文化”阶段,在自己的新家惬意地生活。